[回首頁]

2004.2.21 湖桶古道訪湖桶村遺址順登梳妝樓山-萬里無雲萬里天•亂中有錯亂中行

[WTR][GTM][MPS][藍天隊地圖][相簿]



圖:湖桶古道入口 圖:出發前團體照(有些人遲到了)
photoed by Ivan


一週前在網友紓非所謂的"爬待"留言版,隱約著有一股騷動在醞釀。繼1月11日小觀音山西峰幾位郊山網站版主網聚之後,又一次超大型網聚。人數從7人增至32人,可能是登山網站史上最大之山友網聚(還是網友山聚?)。參加的版主有蕭郎、Tony、Daniel、老恩、小恐龍、紓非、Ivan以及小周,網友有雨傘、樹大半棵以及hAPPY,還有一些曾經在各版留言互動而可能被我遺漏的。

行前在路線規劃有各種排列組合,至少有六種以上。然而意外的是最後居然大家走的沒人與原先自己想走的組合雷同。

7:20 從家裡出發時,老恩就打電話告知他們那車已到集合地點,並催促盡速到達。匆匆驅車趕到昆陽捷運站,接到蕭郎與紓非,與Tony一車會合後,從南港上了交流道往坪林前進。途中紓非如事前預告很正常地「發功」起來,我一直保持不是太快的車速,8:50到達坪林加油站對面的休息站讓乘客們下去休息並等候友人David全家。打電話給老恩,原來他們那一車(Tony,賢兄,老恩,Daniel,樹大半棵)已在旁邊的小吃店吃起來了,於是我們便與他們會合聊天。九點Tony一車先往茶博館與小恐龍等會合,9:10David車子趕到,過坪林橋左轉一下便到達茶博館。大家寒喧互相「認識」一下,9:25其他車子開始驅車前往乾元宮,9:40等到去買早午餐的David(太混了吧!)續行,9:54到達乾元宮登山口。拍完團體照後大家準備出發。

時程如下:(當天GPS未校正,故各航點省略不記)
10:02 乾元宮登山口出發
10:20 東坑山叉路
10:34 虎寮潭叉路
10:55 湖桶村前溪底拍照(10:57)
11:04 湖桶村入口叉路(11:20)
11:23 湖桶村遺址休息拍照閒晃(11:45)
11:48 分道叉路口(11:50),取前(老婆,David,紓非等取右),預定在建牌崙叉路溪底會合午餐
12:05 湖桶鞍部(12:12),取前
12:14 梳妝樓山叉路,取右
12:28 梳妝樓山(又名柑桶坑山,888M,三等三角點998)(12:36)
12:45 梳妝樓鞍部,取右
12:53 建牌崙叉路,780M溪底
13:10 蕭郎到達,取右往"分道叉路口"
13:29 分道叉路口,再回湖桶村遺址,又轉往溪底
13:53 回到湖桶村前溪底休息午餐(15:22)
15:37 虎寮潭叉路
15:46 東坑山叉路
15:49 等候友人(16:11)
16:19 乾元宮

為了大夥集合折騰老半天,終於在十點能夠出發。湖桶古道路徑比我想像中寬大,剛開始有點陡,過了東坑山叉路口就比較平坦。指標還蠻清楚的,右邊往東坑山、建牌崙,前行正路便是往湖桶村、梳妝樓山。注意一下David全家,速度有點慢但狀況還可以,於是跟老婆繼續向前行。到了虎寮潭叉路,指標很清楚,左往虎寮潭,右往湖桶遺址。取右,前面遇到紓非,步伐輕盈,表現比在車上好多了;雨傘前輩也在前面,腳步穩健,看起來與留言所描述有所差距。雨傘兄對各類植物如數家珍,我們在旁邊聽了也只能直點頭。後來介紹到姑婆竽,雨傘前輩解釋其與山竽之不同,並說明姑婆竽全株皆有毒,由於含植物鹼,因此可中和蜂蟻螫傷的毒酸與咬人貓的「咬傷」;紓非問說是不是用吃的方式來治療,雨傘前輩笑曰是用葉汁塗抹的。

圖:古道翦影 圖:紓非用來「吃」的姑婆竽


過溪底後不久11點許到達湖桶村入口叉路,湖桶村入口在左下方,蕭郎已在此等候其他人免得走過頭,老婆先入村,我則留在入口等候David全家。入口對面有「胡桶義民碑記」(2003年立),為「東山老人小嬰兒」所立,碑文內容有點奇怪,前面一大段都是扯與湖桶村無關之內容,如簡大獅富有爭議性之人物,中間一小段方才提到湖桶村民三百餘人於1895年10月被日軍屠村之慘事,最後一段提到紀念公園被法院令拆除等事。據其他記載所述,湖桶屠村事件發生在日本據台第二年,應在1897年,則「東山老人小嬰兒」所記載的便值得商榷。入口旁路牌(民國87年立)亦為「東山老人小嬰兒」所立,也很奇怪,左方往「乾坤宮」(應是乾元宮),右方往「漁光村」(蕭郎說應是往柑桶坑,看地圖也是如此),下方往「湖桶舊宅」。碑與牌為同樣一人所立,有的用胡桶,有的用湖桶,讓事先已不確定孰者為真的我們更搞不清楚。

圖:湖桶村遺址入口路牌 圖:湖桶義民廟

David全家到達後開始進村,入村之後便看到胡桶義民廟,旁邊還有觀世音佛盦,又有三塊「東山老人小嬰兒」所立之「湖桶古道英烈義民紀念公園」牌文與詩文三塊(民國87年立)。看完之後,又轉往義民廟前面小徑閒逛。入後不久,右邊有個一人高的駁坎,在前方有個牌子說明「本庄慘遭日軍圍殺三日衣屍首共埋十三溝之處」。

  圖:小黃英姿 圖:湖桶村衣屍首共埋十三溝之處
 

休息會後,準備分道揚鑣。我將爐子交給老婆,老恩將爐子交給小恐龍隊。先上到入口叉路,往前不久便是分道叉路,A組向右走捷徑,B組續前登梳妝樓山繞一圈預定與A組在建牌崙叉路(780M溪底)會合。根據藍天隊地圖,A組應可在20-30分鐘到達,B組約需一個多小時。我在此與老婆分道而行,並將藍天隊地圖交給她。紓非之前走過這條路,小恐龍也預定走A組路線。等到David全家上來後,由於其他B組人員已先行,11:50分我就儘快往梳妝樓山方向前進,留下蕭郎繼續予紓非等人說明與交代事宜。出發時,Ivan與老恩在我後面,為了追上其他人開始疾行。

  圖:專賣局基石 圖:湖桶鞍部土地公廟
 

追上其他人後不久便到達湖桶鞍部休息,看到有名的石棚(土地公廟)與專賣局基石(大正11年所立),右往北宜古道梳妝樓鞍部尖山湖,左往虎寮潭山。Daniel說應該走右邊,蕭郎趕到後說應再往前。前行不久後右方即為上梳妝樓山處(前方往柑腳坑),Daniel、樹大半顆、雨傘兄與我走在前方,Daniel看到疑似蘭花的植物,於是問起雨傘兄,我笑他為「花癡」並問他說-你是不是要開始你的"蘭花會話練習"?Daniel停駐下來觀賞讓我們先行,於是樹大半顆與我一路便衝上梳妝樓山登頂。

  圖:小周梳妝樓山搞笑照 圖:梳妝樓山,編號998三等三角點
 


梳妝樓山(又名柑桶坑山,888M,三等三角點998),山頂無展望,我笑說登上此山可讓人發發發。拍照休息完為儘速與A組會合,於是趕緊下山。下山時剛好遇到蕭郎,蕭郎及Daniel囑咐遇到叉路要右轉。雨傘兄與我同行,清完一些蛛絲網,途中遇到山鹿隊,其中有幾位舊識的山友,他們說今天在山裡只遇到我們一隊。稍後到達另一十字鞍部,這裡也就是前輩地圖所稱的梳妝樓鞍部,前行往梳妝頂山,左行往竹子山頭城,不稍作休息取右往建牌崙方向疾行。這一段下坡乾溪溝有青苔較滑,由於想到可以與B組會合,一路衝到底下溪底。

12:53分到達780M溪底後,不見一人!這不是我們要與A組會合之處嗎?過溪底後還有往建牌崙之路標呢,沒錯啊!他們「應該」早就到了?糟糕!一定發生什麼事,他們會不會是走過頭了?
應該是不會。會不會這裡水太少,他們在前面一點的地方休息。雨傘大哥到了之後,再看一下地圖,我決定向右往A組預定來的方向找看看,走了3分鐘後,喊了幾聲都沒回應,於是退回與雨傘兄會合,先不輕舉妄動,待蕭郎到達後再商量。小恐龍隊員陸續到來,老恩也到了,Daniel、蕭郎最後才到。蕭郎應是怕其他人走錯路在梳妝樓鞍部等其他人到達後才下來。這時已約13:10跟蕭郎報告情況,幾人商量之後,判斷A組應該是迷路走錯路了,快速成立「搜救大隊指揮本部」。蕭郎與Daniel身先士卒決定前往「搜救」,蕭郎並說不要太多人前往,免得他還需要找其他人,我特別提出-「我老婆與友人在A組,若不前往搜索,回家日子難過。」於是三人向右往A組預定來的方向前進,走到一叉路時,我們停下來判斷地形,Daniel往右上搜索,並將繞回湖桶鞍部到分道叉路口與我們會合。走了十餘分鐘都沒發現蹤跡,最後到了快接近分道叉路口30公尺前時方蕭郎方與A組人員會合,我隨後見到老婆及其他人,大家驚魂雖未定,但也鬆了一口氣。這時已約13:28

約略了解一下情形,原來A組一開始便走錯路,雖然一開始有記號,但後面沒有記號,大家也沒適時撤退,等到走到沒路時才勉強撤退,他們退到快接近出發之分道叉路口時恰好與我們搜救二人組遇到,真是來的早不如來的巧。A組本來應比B組輕鬆,由於迷路走錯路反而比我們累(A組迷路詳細過程,請參考紓非小恐龍的記錄)。出此意外,我原來預定順登建牌崙、東坑山的計畫也就需改弦更張了。蕭郎這時指揮大家退回古道,剛好又碰到山鹿隊,在山裡繞一圈又相遇真是有緣。

我建議由我帶著疲憊不堪的A組人員回湖桶村遺址吃中飯,再帶他們從原路下山,最後大家再回乾元宮會合。蕭郎也同意這個想法,他先在分道叉路口等Daniel,再回建牌崙叉路溪底與其他B組隊員集合。

到了湖桶村遺址,大家覺得在義民廟旁邊吃飯怪怪的,有人提議改地方吃飯,13:53回到湖桶村前溪底,開始煮水、泡麵、泡茶。開始吃麵時Daniel出現了,原來他繞山一圈後與等在叉路的蕭郎會合後又跑到湖桶村遺址找我們找不到,才又在村前溪底找到我們,接著Daniel又轉頭回去找蕭郎與其他隊友。Daniel及蕭郎今天在山裡也來來回回多跑了不少路,已經快變成「中級山」行程了。

大家吃完麵後開始煮紓非帶來的羊肉爐,David的小朋友在溪裡玩水捉蝦不亦樂乎!接近3點時其他所有B組人員也到達這裡,原來他們在780M處吃飯休息等人後再上建牌崙、東坑山也可能太晚,於是趕來與我們會合。大家準備再出發時,卻發現羊肉爐還沒吃完,這時蕭郎、Daniel、老恩等人便義無反顧硬將羊肉爐幹完才出發。

圖:小小周說老恩「究竟得罪誰了」小周說「侯佩岑在找你」

圖:蟲•恐龍•羊肉爐

4:20許所有人都回到乾元宮登山口,早回來的小恐龍年輕隊員也沒先走,大家拍完團體照後便各自驅車結束了這個難忘的旅程。在回家車上,我問老婆一個假設性問題-如果當時我未一起前往搜救的話,你會怎麼樣?老婆大人答曰-我會回去唸你好幾天。小周心中不禁對自己當時的睿智決斷讚賞起來,最後就像蕭郎之後留言「周郎妙計安天下,陪著夫人去吃冰」。

圖:回程之團體照,photoed by Ivan

後記:
1. 胡桶還是湖桶?根據台灣史學者暨山友法賓2004/2/29在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留言(如下),應是湖桶比較正確。

「我認為用「湖桶」是對的,不是小弟信口開河、姑且不論Tony文末連結黃聰明先生文章中直稱「大湖桶庄」(看來應是摘譯日文資料)。小弟手邊剛好有一本書,李文良,《中心與周緣--台北盆地東南緣淺山地區的社會經濟變遷》(板橋:臺北縣立文化中心,1999年),研究重點正是新店、石碇、深坑、坪林一帶。
該書頁108、轉引藤江勝太郎,〈臺北外二縣茶業〉,有「大湖桶庄」。大湖桶又簡稱湖桶,該書頁222,〈立給分墾契字〉:「…其界址東至金福安(法賓案:開墾組織名)湖桶、粗石斛大崙及水流落為界…」。
最後、我發現(其實大家上網查一下也會發現)在宜蘭有大湖桶山、台中太平也有大湖桶,姑且不論其地名語源是否相同,我只是懷疑「湖桶」兩字在閩南語中或許有其意義,只是小弟閩南語造詣不佳、望先進指教。 」

2.同行山友遊記:(依發表序)
坪林湖桶古道健行 by 小恐龍
胡桶古道,梳妝樓山 [2004/2/21] by 蕭郎
「胡」亂「捅」樓子之『二二一胡捅事件』by 紓非
坪林.胡桶古道(湖桶古道) by Tony

坪林胡桶古道再上梳妝樓山 by Dan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