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2004.3.14 清法戰爭基隆砲台與戰場遺跡(一) 法蘭西軍之逆襲
深澳坑站->深澳坑砲台->月眉山->紅淡山->探Fortin Annexe->探南方砲臺->暖暖->訪金山寺古戰壕(未果)

[WTR][GTM][GTM-F][MPS]

 

故事其實可以從1884年7月16日劉銘傳匆促受旨赴台開始講起,簡短一點就從今年元旦說起。小站正式啟用當天下午小周到了「新公園」參觀西仔反展覽。驚艷法軍地圖之精細,回家後又很幸運地從美國理德大學網站找到該批地圖之數位版,再蒐集些資料,最後撰寫成西仔反一文。

文章發表之後擬定三條路線預備實地考察,其中一條比較接近海邊與市區,可以採取家庭郊遊方式前往。其他兩條比較接近山區,經與蕭郎討論後,決定大致分兩次走完。今天這一條路線,主要為當時清軍東南方防禦線;下次將以南方與西方防禦線為主。撰寫西仔反該文時,接觸到暖暖文史誌文章;雖未從中取材,但因此對暖暖金山寺後之塹壕遺跡充滿好奇,最後將其列為今天行程終點。這附近山區我雖從未到過,因由神行太保蕭郎領軍以及參閱前人紀錄(藍天隊+基隆朝陽),小周充滿信心,但對此行程所欲特別覓尋之Fortin Annexe及Fort Du Sud卻無把握。

小周27歲第一次出國,之後因工作關係總共到過近20個國家。發覺每個國家都有其特色,每個地方都有值得探訪之處。參觀過各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才發覺最大的寶藏其實就在我們身邊的土地,從歷史地理人文地質動物植物等等,都可從細細品嚐過程中領略生命之美。再從不同朋友接觸土地的不同心情與方式,也感受到各個多元之生活體驗。

這次參加的成員有:蕭郎Daniel、老恩、法賓Andy兄嫂雨傘紓非Tony兄預定最後在暖暖與我們會合。今天的成員,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特色,如同魔戒遠征軍一樣每人都有不同的效果發揮。我又開始幻想我們是魔戒遠征軍了,老恩當然就是山姆了,其他呢我就不一一對號入座了。紓非則看起來比上次湖桶古道之行更瘦,應好好保養身子多出來走走才是。

(今天的詳細行程,不一一贅述。這邊只提供航跡地圖與時程,詳細可參閱蕭郎與其他人的紀錄文章。)

話說法國勢力進入遠東是在1870年代普法戰爭後。鐵血宰相俾斯麥輔佐普魯士國王威廉一世先後擊敗各國。普法戰爭法國戰敗,割洛林、亞爾薩斯兩省給普魯士(都德最後一課之背景),威廉一世在巴黎凡爾賽宮鏡廳加冕為德國皇帝,是為法國最大之恥辱,法國的民族自信心盡失。在恢復民族自信心與掠奪海外資源的背景下,法國勢力開始侵入越南與中國。

在淮軍將領劉銘傳因清法戰爭受理全台軍務前,台灣主要為湘軍勢力,政經重心也在南部;戰爭首先蔓延到台灣北部,劉璈在台南駐守,劉銘傳主守北部,戰後的政經中心也因而移到台北城。戰後劉璈被劉銘傳告御狀發放邊疆死在黑龍江。其實這兩位都是非常有能力的官員,在戰爭期間完建之台北城的設計是在劉璈手上定案的;劉璈在戰時特別要求百姓官兵不得騷擾洋人,可見其見識與葉名琛及張佩綸之流有所不同;後來孤拔率領艦隊到南部時,劉璈受邀到拜逸號旗艦與孤拔中將對話,也受到對方敬重。120年前的清法戰爭不但成為當時湘淮勢力在台灣之分水嶺;也是台灣重北輕南的分水嶺。說得誇張一點,普法戰爭也是形成今日台灣重北輕南的遠因之一,有點像是渾沌理論所提的蝴蝶效應。

1884年清法戰爭蔓延到台灣時,台灣起碼打個平手維持個不錯的局面,並沒有讓法軍佔到便宜。如同三國亂世出英雄,在西仔反一文中所提到的各個人物都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孤拔也是。許多海軍艦隊司令都希望自已能打一場留名戰史轟轟烈烈的戰役(如那爾遜之於特拉法加,東鄉平八郎之於對馬海峽、尼米茲之於中途島),孤拔並不那麼想打基隆、淡水這些「小地方」,他其實比較想揮軍北上,後來移軍澎湖算是退而求其次。

戰爭能拖到1885年,是因為法軍兵力不足且水土不服,戰線不能拉太長也不能一鼓作氣。1885年初法國外籍兵團與北非兵團來到台灣,在月眉山區發生了兩次戰役。稍微介紹一下1885年初發生過什麼事:[1]
1885年
1/6:非洲兵團971名抵達基隆
1/10-11:鳥嘴峰之戰,發生在紅淡山附近
1/20:外籍兵團約1000名,法軍兵力不到3000名

第一次月眉山戰役(1/25-2/1) <1/26-3/3陰雨綿綿,連續37天看不到太陽>
1/25清晨,法軍1500人分兩路自田寮港進攻大水窟圓窗嶺(現在哪裡?);另派400人自八斗子登陸,抄襲深澳坑後路;三路指向桌山(即月眉山),並奪下月眉山嶺。雙方在風雨之下激戰一個星期,來來回回,清軍在林朝棟指揮下最後奪回月眉山。兩次月眉山能戰勝與順利撤退,靠的都是民軍團勇
第二次月眉山戰役(3/4-3/7) <3/7-3/14連續大雨,基隆河河水暴漲>
3/4法軍清晨攻擊月眉山區,攻陷深澳坑長牆,截斷戲台山(又是哪裡?),三面包圍月眉山,攻下山頭。之後幾日,法軍與清軍團勇在月眉山、紅淡山、鳥嘴峰、大水窟、四腳亭多方交戰,清軍潰敗,3/7在團練林朝棟掩護下,撤至暖暖。基隆雨與基隆河常帶來人民不便與災難,當時卻成為防禦武器抵擋了入侵敵軍。3/7後法軍疲憊不堪又遇河水暴漲未能渡河,與清軍對峙於基隆河兩岸。雖然暖暖撤空,清軍準備以六堵為防線重新集結,法軍始終未能度過基隆河。法軍兩次進攻月眉山都選在好天氣出發,但也遇到壞天氣而受阻。對法軍而言,一場戰役的勝利有時只是為了維護預備撤退的面子。

本人忝為今天行程提議人,法軍地圖上月眉山與紅淡山附近地形已深印在腦海中;原本預想印好法軍地圖發予大家,行進間按圖索驥可增添不少趣味,卻因最近公務繁忙未能事先做好準備,有點遺憾。今天我們行走的大部分行程,其實比較接近法軍的行進路線;從月眉山下到長命寺附近,倒比較像法軍進攻路線之一的逆行。

圖:深澳坑砲台拱門頂上拱石已被樹根割裂(法賓說跟吳哥窟相同) 圖:優雅的深澳坑砲台
圖:法櫃奇兵vs.古墓奇兵 圖:CS in 「四腳亭砲台」
圖:深澳坑砲台廢棄營房 圖:深澳坑砲台廢棄營舍

9點許從102縣道深澳坑站出發,從深澳坑路172巷進去,首先到達深澳坑砲台,因其目前行政區域屬於瑞芳,被台北縣稱為「四腳亭砲台」;歷史性的地理名稱遷就行政劃分而改名似乎不夠尊重歷史事實。
法軍No.9地圖上深澳坑砲台區域稱為Fort Chinois(清軍堡壘),當時是否有砲台未知,但已被清軍當成據點。根據資料,現址規模為日據時代所建。規模不小,值得一遊。
看到梁山兄弟紫妹-紓非與Andy-在砲台間以及營房內等「場景」竄來竄去煞是有趣,讓我聯想起「古墓奇兵」與「法櫃奇兵」。在深澳坑砲台還遇到迷彩BB彈戰士,我們還要求他停下來充當模特兒讓本隊諸位「攝影師」拍照。

到了月眉山山頂,Daniel忽才想起原來今天是當法軍,覺得十分有趣。我提到在1985年時應該邀些法國朋友在附近山區模擬戰況,再喝杯法國香檳與氣泡礦泉水言歡,可稱為「清法戰爭百年祭」。這只是小周的幻想,Daniel提到他不知在什麼地方看過美國人在戰爭實景模擬南北戰爭之歷史情節,似乎也有點印象但想不起來。

天外天墓園附近,我猜想原本可能也有遺址;現在只剩下月眉山山頭附近有遺跡,現在的人大都不知月眉山(英商陶德稱它為媽祖婆山,法軍稱為桌山)曾發生這麼轟轟烈烈可歌可泣之歷史,整座山頭目前被墓園、垃圾場、廢土場所包圍,真是有點委屈它了。

圖:月眉山基點 圖:月眉山砲臺遺址
圖:往紅淡山路上遠眺月眉山 圖:往紅淡山路上谷地水池
圖:長命寺上方之觀海台 圖:長命寺眺望「大水窟」

中午在長命寺休息完畢後,轉往紅淡山,可惜相機電池已沒電又未帶備用電池,所以之後行程許多想拍的地方大都略過,只能參考同行山友的作品了。這中間小路叉路不少,要不是蕭郎帶路,我們走得可能不會這麼順。到了紅淡山(法軍稱為竹堡),大夥在這裡休息,並以月眉山為背景合拍團體照。紅淡山山頭附近已被過度開發,遺跡已經難尋;不過植物種類之豐富,遠景眺望之遼闊,值得再來走走看看。回家之後查資料才確認紅淡山是以茶科植物森氏紅淡比而得名。

圖:紅淡山攻略地圖 圖:紅淡山三等三角點
圖:紅淡山頂小狐狸
圖:紅淡山之「唯吾知足

從紅淡山要轉往鳥嘴峰(又稱鳥嘴尖鷹仔山),先進入廢棄之「靜心園」,左前方是廢土場,陡峭的山坡已被切成層層的泥階了,與Tony兄通過電話後,預定4:00在暖暖會合,到了鳥嘴峰叉路時,蕭郎似乎對今天是否要前往鳥嘴峰有點顧慮(來回要30分鐘)。鳥嘴峰附近可通往四腳亭,雖沒有砲台,為當時清法多回激戰之處且在今天主行程附近,所以原先也排了進去。基於整體考量且鳥嘴峰又已為列為一般登山路線中,隨時可以來;後續還有今天主要想覓訪的Fortin Annexe及Fort Du Sud,狀況不明時間不好抓,所以也就附議略過鳥嘴峰了。

Fortin Annexe為法文,Fort為砲台/堡壘,Fortin就是小砲台;Annexe為英文 Appendix,所以Fortin Annexe我就翻成輔助小砲台輔助砲台(通曉法文的Andy嫂還說我翻得蠻正確的)。它是輔助誰呢?我猜是南方砲臺(Fort Du Sud),清軍稱為暖暖街山砲臺。在先前研究文獻上這兩個砲台的位置均已不明,也吸引了我的好奇心。將古今地圖相互對照(雖然座標系統/大地測量模式/測量誤差不同),大致如左圖(在法軍地圖兩座砲台均為200M),因而臆測了輔助砲台是在約在仁愛、信義、瑞芳交界,南方砲臺則在暖暖、瑞芳、仁愛交界。二者都在鳥嘴峰叉路往暖暖的路上附近。
登山之餘踏著先人的足跡來緬懷百年來的種種情景,這種空間加時間的歷史探索解謎是十分有趣的。謎底可能是失望,也可能有高潮,無論結果如何這種懸疑性其實是今天最饒具趣味之處。
手上拿著地形圖與GPS,慢慢逼近Fortin Annexe的推測地點,就在最高處附近,發現了一個土塹壕。但是否古塹壕,存疑?蓋百年來地方建設開發結果,輔助小砲台之遺跡可能已灰飛煙滅了,然在GPS還是將此地標為Fortin Annexe以俟參考。10分鐘後到達產業道路,左下可直接下暖暖(右下應為南榮公墓),在上河地圖上這附近高點有一紫霞宮,應為暖暖、瑞芳、仁愛交界,也就是先前文章推測南方砲臺之所在地!

圖:輔助小砲台(Fortin Annexe)古塹壕? 圖:南方砲臺遺址(相機沒電,最後一張!)

產業道路出口附近有一蕭家墳墓,旁邊為一水泥路往上,應該就是要往南方砲臺的路了。老恩與我一路當先,陡上到一墳墓區,正要判斷地形往哪邊走(本來想往右)去找紫霞宮時,在旁邊一建築物(後來才知道是靈骨塔)上方工人問說-你們要到哪裡去?我還有點猶豫,老恩直接答說-要去找砲台,工人馬上說-砲台在上面。本來不懷太大希望能找到砲台,難道遇到貴人?(貴人姓林)於是再問他怎麼走,他指示走左邊,左邊的石頭斜坡上果然有一小段人工鑿刻之階梯,幾秒鐘便走到上頭。再繼續問林先生要怎麼走,根據他的指示,沿著墓區的邊緣上方走到最上頭,便到達砲台了。心中驚訝怎麼會這麼順利!這個砲台遺跡方向是由北朝南,規模並不大,可能砲台其他部分在過去百年間興建墓地時已被破壞殆盡。接著其他幾位山友也到達了,大家也認為這個遺跡應為砲台無誤。這是我今天感覺最奇妙的時刻了,利用些閒暇時間紙上研究之成果經實地探勘後,證明原先所推測南方砲臺所在地點不是空穴來風。心中想著,這其實應歸功於法軍地圖;若無法軍地圖的精確度,百年之後我們如何能利用古圖今照的方式找到古蹟呢?在古今時空交會的奇妙感覺下,拍完照大家又回到產業道路,準備到暖暖與Tony兄會合。

3:37提前到了暖暖車站,不但Tony兄來了,Tony嫂也到了!她與我們梁山朋友雖是初次見面,卻相當熟悉,在安德宮前一一點了名,就準備前往金山寺。往金山寺階梯入口之前有「暖暖古今名人碑林」,最有名的應是同治年間的武舉人王廷理,法賓老師對清代官銜做番解說,枯燥冗長的官銜也變得有趣起來。
15:48到了金山寺,重建的規模美輪美奐莊嚴隆重,不過大夥認為正中鐵拉門與兩旁的鋁門卻有點不太和諧之感。休息會後,續行小路去探古塹壕與堡壘 。歷經一番折騰與探索之後,只在制高點附近發現疑似肩牆的土堤,但沒有找到「周印頭」的堡壘遺跡。可以說是「三個和尚沒水喝」,大家都憑依記憶卻沒人攜帶書面資料,如果要怪罪的話,還是原提議人小周之過!


回到金山寺拍完團體照後便下山結束行程,法賓Andy兄嫂有事先走,其他人便在暖暖接上的餐廳喝台啤討論後續有關行程,「清法戰爭基隆砲台與戰場遺跡」二部曲將儘速成行。有關金山寺寺後堡壘遺跡部分,回來後蕭郎問曰「猜猜誰會首先忍不住去再探一次呢?」心中的衝動不得不被最近緊湊的行程暫時壓抑下來。

最後將今天行程航跡轉貼在法軍古地圖來作為結束,就以我們與法軍跨時空交會來當成此次行程的紀念。



時程:
09:07 深澳坑路172巷登山口(64M)
09:13 172巷底為山路入口,走山路(65M)
09:23 左轉入竹林(124M)
09:29 上稜線(171M),右轉(左往瑞芳)
09:41 砲台捷徑入口,右轉前行10M即為砲臺上方(184M)
09:52 深澳坑砲台第一區,閒逛
09:57 深澳砲台山(201M),砲台區閒逛
10:24 深澳砲台山-2(207M),[金廣]務課 No.一一二八
10:24 旁邊又發現一基石,陸.../防79基石(208M)
10:41 天外天馬路叉路(157M),前行遇天外天鐵門
10:49 月眉山登山口(207M)
10:52 叉路(220M),取右(左往大埔坑山)
10:54 月眉山(219M,三等三角點No.一O二四)
11:08 月眉山砲臺遺址(201M)
11:13 回到天外天鐵門(158M)
11:27 天外天鐵門B(174M)
11:39 靈善公叉路(128M)
11:43 叉路(110M),續前
11:52 大平地(132M),拍月眉山與水池
12:00 長命寺大眾念佛場(151M)
12:03 C021基點(152M)
12:06 長命寺(139M),午餐休息(12:56)
12:58 礦務217(131M)
13:02 長命寺入口(114M),取左
13:04 步道入口(118M)
13:09 叉路,取左(132M)
13:12 基隆北祥007(143M)
13:15 基隆北祥006(142M)
13:18 基隆北祥005(134M)
13:20 叉路(138M),取前
13:24 叉路(150M),取左
13:25 稅務基石(164M),續前
13:27 叉路(164M),取右
13:34 叉路不取左,上陡坡捷徑(201M)
13:34 紅淡山(209M)(13:52)
14:02 觀景樓(209M)
14:22 大叉路,取右(155M)
14:24 靜心園叉路,取左(163M)
14:31 鳥嘴尖叉路(180M)
14:37 Fortin Annexe,發現疑似戰壕(202M)
14:46 到達產業道路
14:50 南方砲臺(194M)
15:03 回到產業道路
15:20 到達興隆街,與產業道路交叉者為興隆街2號
15:34 暖暖車站
15:37 平交道與Tony兄會合
15:40 安德宮(32M)
15:44 金山寺階梯入口(40M)
15:48 金山寺(99M)(15:58)
15:59 暖暖基隆008電塔(108M)
16:01 深澳八堵024電塔(115M)
16:03 探路叉路A(132M)
16:07 發現疑似肩牆處(138M)
16:25 回到探路叉路A,在附近繞來繞去
16:26 探路叉路B(129M),進去探路仍無所獲
16:37 回到金山寺,繞寺一周仍無所獲
16:56 回到安德宮,結束行程。


[註1]. 下段內容主要參考自陳政三譯述的北台封鎖記(Journal of a Blockaded Resident in North Formosa - during the Franco-Chinese War 1884-1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