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2004/6/26-30 東京箱根五日遊

最近「換公司」領薪水且受腿傷之患,精神放在登山/網站不多。開始書寫這些文字時,心中想著這篇旅記或許要自求多福了。

暑假即將升上大班的Jasmine三個月前忽然在家中嚎啕大哭,老婆安撫不成,我才趨前瞭解狀況;大哭稍停,才比較清晰聽到她的訴求。她說:「哥哥三歲便到過Disney,我都已經五歲了,都沒有去過...」

話說1996年時,小周到美國出差6週,當時Jeff三歲未上幼稚園,心一橫便帶全家到美國去。出差期間,中間找出空檔,從華府飛到奧蘭多,在Disney World住了四天,好不快哉!

為了保存Jeff的記憶,還特別用V8拍攝下來許多鏡頭,這都是全家的反覆咀嚼的美好回憶。記得Jasmine三歲第一次觀賞的時候,臉色表現不是很好看。早先她問說她在哪裡,我們都塘塞說她在媽媽肚子;之後年紀稍長,這個說法已經不管用了,錄影帶反而成為Jasmine的「呈堂鐵証」。

好吧!既然拗不成又不想讓女兒怨父母偏心一輩子,於是硬著頭皮跟「新老闆」請了三天假,成全了本次的東京箱根之旅。這是小周首次跟團之行,整個行程基本上是為了親子而設計;不用說,女兒Jasmine是主角,其他都是配角。世界很小,旅行社幫我承辦的Annie,正好是王志堅前輩的堂妹,蠻巧的。

6/26(Sat.)
圖:中正機場餐廳 圖:中正機場溜滑梯

第一天在中正機場集合,整團三十五人,陰盛陽衰,男性(包括小孩)不到三分之一。搭乘10點多的飛機,下午三點多到達成田機場(Narita)。

領隊帶我們去一家放題式(即All you can eat)的燒肉餐廳,日本燒肉為小周最愛,吃得杯盤狼藉好不過癮。晚餐後前往新宿的華盛頓旅館,進入新宿後不意外地塞車塞了一陣子。

圖:Jasmine飛機上扮鬼臉 圖:成田機場的空罐回收機

這是我近年來第四次來東京了,前三次都是來出差,分別住在新宿、日本橋及惠比壽等地,對東京都會區許多地方都已經逛的蠻熟了。在此順便介紹一下地理,日本共有一都、一道、2府、43縣,一都即為東京都。東京都底下有市或區,再分為町-丁目-番-號。市中心為千代田區,即為日本皇宮所在地。環繞市區的主要捷運為知名的山手線。成田機場在山手線的東方,羽田機場則在山手線的南方。若將山手線看成一個時鐘,新宿即在9點鐘的方向秋葉原、東京在3點鐘,上野在兩點鐘,品川在六點鐘,7-8點方向則是惠比壽、涉谷、原宿及代代木等。

新宿車站的出口有東口、西口及南口。伊勢丹百貨、歌舞妓町就是在東口,都政廳、京王、凱悅、小田急都在西口,南口則有日本最大的高島屋百貨。東口附近的歌舞妓町不適合帶小孩子去,也就是金城武主演之不夜城的場景,其實跟林森北路差不多,只不過大部分三七仔已從日本人、台灣人變成大陸人。

新宿西口除了逛街購物,主要特色便是地下街及超高層大樓群(包括都政廳-東京市政府),感覺很像銀翼殺手那種超現代科幻都市。晚上在西口這邊逛逛、補補貨。Jeff發現日本與台灣很不一樣的地方便是自動販賣機超多,產品種類琳瑯滿目,他並且對於同樣商品的不同價差感到好奇。

6/27(Sun.)
圖:兄妹難得之和平相處 圖:Jasmine與音速小子 圖:Jeff裝白癡


一大早搭著遊覽車往八景島前進。八景島位於橫濱,與陸地很近有橋相連,不注意還不會發現它是一個島。首先先參觀水族館,高約五樓,四樓高的水族館頗為壯觀,在我的經驗中僅亞於巴爾迪摩(Baltimore)的美國國家水族館。海獸的表演頗為精采,包括海豚、小白鯨、海豹、海獅等,尤其是小白鯨,真是聰明可愛。一個小時的表演沒有冷場,讓大人小孩都驚嘆不已。

 

圖:可愛的小白鯨 圖:耍酷的海獅

圖:街頭藝人-肢體動作精采

看完秀後回到廣場,有一個街頭藝人結合默劇、音樂、魔術以及汽球的表演,肢體語言豐富,逗得大人小孩都很開心;Jasmine還上前要了一隻汽球狗。

圖:街頭藝人送的汽球狗 圖:八景島Thomas小火車

 
圖:八景島幾隅


用完餐後,續往神奈川縣箱根方向前進。3:30到達桃源台,準備搭海盜船,霧太大,需再等一個鐘頭。桃源台在蘆之湖旁,是個碼頭,也是個纜車站。這個海盜船應只是觀光噱頭,但也玩了40年。

切換不同交通工具是個快速瀏覽一個城市(地方)的不錯方法。以香港為例,我就常推薦朋友,從九龍天星碼頭搭渡輪到中環碼頭,再搭公車或計程車到希爾頓飯店旁的纜車站搭乘纜車到太平山頂觀賞夜景。

圖:熊與金太郎 圖:海盜船內望蘆之湖(什麼也看不到) 圖:箱根海盜船

4:30搭上海盜船,半小時後穿越蘆之湖到達海拔724M之箱根町港。箱根附近有很多景點,如箱根彫之森美術館、箱根美術館、箱根梅森庭園美術館、星星王子紀念館、Pola美術館、箱根濕生花園、箱根關所資料館、蘆之湖野草公園等,要花上幾天才能徹底逛玩。

圖:箱根町港 圖:霧中箱根町


箱根町港出來,這一帶建築頗有歐洲風味,夏季午後霧氣充滿著神秘感。續乘遊覽車前往箱根神社卻摃龜,只好逕往小涌園飯店。幾年前家人公司員工旅遊即駐宿於箱根小涌園,早聞其名。房間很大,又有室外庭園。嗯!頗滿意。

晚餐在日式榻榻米上享用懷石料理,今天剛好是Jeff 十一歲生日,導遊還特別幫他準備蛋糕,服務頗為貼心。用餐完畢後,前往飯店旁之便利商店補充飲料等物;這是觀光客的慣常行為,幾天後竟有一位台灣女性觀光客在富士五湖附近受害,真是意想不到!

圖:Jeff 11歲生日 圖:穿和服吃懷石料理


回飯店後,前往溫泉泡浴;標準的男湯女湯。設備不錯,可惜室外湯比我想像中小許多。洗完溫泉後,換上消毒過的旅館拖鞋。這對我而言蠻新鮮的,蓋大家都穿旅館拖鞋來洗溫泉,洗完後哪雙是誰的早已分不清楚;沒有關係,反正你穿來的旅館一律消毒,只要穿消毒過的回去就可以了。這幾年在台灣洗過不少有料無料的溫泉,台灣的溫泉水質以及環境跟日本比起來已不惶多讓,然衛生習慣等基本觀念尚未進步到文明國家之林。

6/28(Mon.)

用完早餐後,往Hello Kitty樂園前進。途中很幸運地望見富士山以及文明的笠狀雲。富士山海拔3776M,親眼目睹方才了解富士山被日本人崇拜之理由。車子經過的地方高約600公尺,與富士山頂落差約3000餘公尺,然富士山前後旁邊附近並沒有其他的山頭,因此顯得特別遺世獨立卓絕不群。

圖:遊覽車上拍富士山 圖:富士山之笠狀雲

今天看貓,明天看老鼠。當然到Hello Kitty樂園對小周而言是窮極無聊的,本來以為對Jeff也是同樣的。但當卡通造型人物出現時,他卻顯得有點不好意思地跟在Jasmine旁邊亦步亦趨的。11歲的男生對卡通人物感到興趣又感到幼稚的成長尷尬,成為我這幾天中親子觀察的重點。

圖:喜拿 圖:美樂蒂
圖:布丁狗 圖:Jasmine彈鋼琴

號稱國籍英國沒有嘴巴的Hello Kitty是三麗鷗公司的招財貓,佔了三麗鷗營業額的一半。我不是Hello Kitty的專家,但對於Hello Kitty的成功有點好奇。全世界幾個創造幸福感的品牌,Hello Kitty是很特別的,尤其是女性市場。從幼兒、學生、年輕女性到中老年女性,橫掃光光「無一倖免」。尤其在不景氣年代,它是所有女性均可消費得起的「名牌」。即使是包Hello Kitty面紙,均可令女性消費者產生一種「人造幸福感」,忘卻生活工作的煩惱疲憊。

圖:Jasmine@Hello Kitty之家


圖:Hello Kitty餐 圖:美少女戰士

在樂園用完餐後,前往東京市區。先到淺草參觀觀音寺,淺草觀音寺據說建於西元628年,為東京最古老之寺院。Jeff在市集買了把木製武士刀,頗為得意,彷彿成為戰國時代的武士浪人。接著到淺草碼頭搭遊艇,走隅田川出東京灣,中間經十幾條橋,最後到日之出棧橋。途中還看到一種新型未來式水上客船「卑彌呼Himiko」(卑彌呼是日本古代一位女王的名字),外型很酷!

圖:淺草觀音寺 圖:淺草市集,有點像華西街
圖:日本人還是會不守規矩之証

日之出棧橋碼頭搭上專車,經彩虹大橋前往台場。台場位於東京灣之沙洲,為較新開發之副都心。以前為了保護東京,在東京灣出海口設有幾座砲台,後來將其中兩座砲台拆掉重新進行開發,就是今日之台場。所以台場的命名由來便是「砲台之場所」!

圖:台場之富士電視台 圖:彩虹大橋與自由女神像

台場附近據說有許多日本偶像劇場景,可惜非我所長無法介紹。台場的中心便是富士電視台,對面便是連續三棟的購物中心。裡面有很多很炫的商店,參觀了Sony的電子狗Aibo後,趕往其中的登山用品店。結果只買了一個保溫保冷瓶,高山及夏天郊山(裝冰)皆可用。

晚餐在新宿住友大樓頂樓享用並觀賞夜景,之後到達最後兩天所居住的東京巨蛋飯店。巨蛋飯店在文京區的後樂園旁,旁邊的巨蛋球場也就是巨人隊新蓋的主場球場。晚上最後活動,也就是跟Jeff前往附近的便利商店補充戰糧。

6/29(Tue.)

今天是這次旅程的高潮。先從旅館旁的水道橋站(Suidobashi),搭乘中央黃線到御茶水站,轉換中央紅線到東京站,再轉換京葉線(東京到千葉縣)到舞浜 馭。右邊往迪士尼樂園,左邊往較新開幕的海洋迪士尼世界。帶小朋友還是選擇傳統的迪士尼樂園。

圖:舞浜馭 圖:夢幻之旅開始囉
圖:東京迪士尼樂園大門 圖:東京迪士尼樂園之交通工具

迪士尼樂園是「人造幸福感」的典範,曾經有位一個朋友提過不太喜歡迪士尼的概念。無論如何,我欣賞華德迪士尼規劃迪士尼世界那種在沼澤地無中生有追求夢想的精神;以及在迪士尼樂園裡反璞歸真的童趣。東京迪士尼樂園當然在規模上當然無法與奧蘭多的迪士尼世界相提並論,不過一日遊恰恰好。女兒進園10分鐘後馬上表示「這裡好像比Hello Kitty樂園好玩」,可見許多東西是唬不了人的,尤其是小孩子。大人在經社會化世俗化後,有如穿上國王的新衣,可能越來越「莊孝維」而不自知。

在迪士尼樂園要玩得盡興,要能避免排隊避免多走冤枉路,跟登山一樣要做好「路徑規劃」(routing planning)。首先應到information center要到中文指引,除了地圖、各個遊樂區簡介,需注意當日有何特別活動(events),如遊行、煙火等;除了遊樂設施外,必須考慮午餐晚餐地點,才能做好完整之路徑規劃。

另外,迪士尼樂園有一新的服務方式是我以前沒有看過的。比較熱門的遊樂設施,除了一般的排隊線外,還有一條快速通行的排隊線(FP- fast path)。若熱門的遊樂設施排隊的人很多時,可以將門票輸入FP預約機,機器會吐出一張快速通行証;系統會指定一段預約區間(半小時或一小時),在預約時間區間內,可以走快速通行的排隊線以減少等候之時間。利用快速通行節省我們不少時間,也多完了許多項遊樂設施。

我們玩的第一項遊樂設施是星際旅行(Star Tours),這項奧蘭多迪士尼世界也有,為星際大戰製作人喬治魯卡斯與迪士尼合作之作。搭完後,Jeff突然回想起三歲時(八年前)到迪士尼世界時的情事;他說當時他乘坐時有哭但眼淚還含在眼睛中;事實上,小周記得很清楚,當時結束後我問Jeff有沒有害怕有沒有哭,他回答說「哭一點點」。

人類如何去回想深藏在大腦之長期記憶的過程與可靠度是很有趣的。俗話說「書到用時方恨少」,以前有位老師說「書到用時不出來」。意思是說我們不是沒唸書,而是唸書念太多想要取用時卻取不出來。所以知識經過理解後儲存進大腦時,還必須將分類、關鍵字等meta-data(描述知識的資料)一併建好儲存,日後取用知識時才方便取用。這也是一般電腦系統的設計原理之一。然而人腦感知(perceive)現象後經下意識儲存記憶後如何運作,應瞭解一下。

常常引用賴聲川「那一夜我們說相聲」裡面兩個屁蛋的經典橋段,兩個人在比賽記憶,第一個人(甲)誇說他還記得出生時從媽媽子宮出來的情況;第二個人(乙)說這有什麼了不起,他不但記得這輩子的事,連上輩子的事還記得,尤其是臨終前,躺在醫院病床上,旁邊圍著一圈人。甲說這有什麼了不起,大多數人還不是這樣,乙便說他可還記得臨終前跟身旁的人說的最後一句話。甲問說「是什麼?」,乙答曰「和平奮鬥舊中國」。真是有夠不要臉!

迪士尼裡面有什麼好玩的,已經不是這個旅記的重點了。重點是我已經用DV拍攝,日後可輔助Jeff&Jasmine的追憶(還是加強記憶),並可當成日後小孩追索時之證物。

另外,我還發現女兒膽子頗大跟我比較像,在迪士尼坐了幾種雲霄飛車,都還老神在在,膽子不輸體重為她四倍的哥哥。

圖:耍憨之Jeff 圖:遊行花車之Woody
圖:Jasmine@米妮之家
圖:Jasmine@米奇之家 圖:札克天王vs.巴斯光年


圖:灰姑娘城堡
圖:米老鼠兒童餐(Yamazaki Rest.) 圖:Buzz Light Year(Made in Taiwan?)

6/30(We.)

最後一天早上為市區自由行,去哪裡已經不重要了。記得第二天在八景島時,女兒抱著小白鯨填充玩具說「今天是我這輩子最快樂的一天」;第三天在Hello Kitty樂園時,女兒重複了這句話;第三天在迪士尼樂園時,女兒又重複了這句話。此次旅程荷包失血之心痛也因此釋懷了。

圖:Jeff與Jasmine在旅館床上嬉戲

候車前往機場時,老婆買了塊草莓奶油蛋糕給女兒。包裝如下圖,蛋糕旁邊還用張紙撐著以免攜帶時蛋糕移晃變形,由此可見日本人的細心。反應在產業界上,日本的產品設計及客戶服務許多都是以達到對消費者無微不至的貼心溺愛為職志,這種嚴謹(我們稱為龜毛)的態度也是日本國家強盛的原因之一吧!

圖:草莓奶油蛋糕之包裝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