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

我從小成長於淡水河畔大稻埕。小學校歌裡有「高聳雲霄大屯山」「悠悠長流淡水河」,說明了附近的自然環境。淡水河近在幾尺,其實大屯山卻遠在眼前。從老家陽台望出去,可清楚望見大屯山系。那一夜我們說相聲裡有段兩個人在比較記憶力,其中一個記得這輩子從媽媽肚子出來的情況,還有一個記得上輩子臨終前所講的最後一句話;雖然我的記憶不像他們那麼好,我所記得最早講過的一句話是三歲到石門對父母說-有這麼好玩的地方,你們為什麼從來不帶我來,可見得天性喜好大自然。

小學三年級因父親工作關係搬到新竹縣香山鄉大庄村(71年新竹市改制為省轄市後,香山被歸為新竹市),當時村裡有草原/牛群/溪畔/森林/泥灘,簡直讓我這個都市小孩樂不思蜀。小學五年級搬到石牌,父親帶我及哥哥到軍艦岩及鳥尖連峰登山,算是第一次登山。雖然之後登山次數不多,爬山過程雖然也不輕鬆,但也從無抱怨過。在登山過程中,凡而有一種追尋自我的感覺。

以前爬過的山與次數多不可考,印象中郊山有爬過軍艦岩、丹鳳山、忠勇山、中正山、大屯山、七星山東峰、七星山主峰、筆架山、十八尖山、滿月圓山、拔刀爾山、觀音山、南港山峭壁、墾丁大尖山、汐止大尖山(n次)、新山夢湖等;高山有玉山(1988)、大霸尖山(1990),皆因腳痛皆未登頂。2002年九月起因計劃攀登玉山而開始鍛鍊,因而不可自拔,於是登山信史自此時始起…